冰鎮腦殘 I.M.B.

關於部落格
我腐故我在 我萌雷眾人

 

  • 419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聖誕 米露米

  聖誕夜狂歡後,大雪在窗外起舞,太陽被厚雲擋住的時候。還有兩個人在床上。
  
  
  他溫順的靠在他的肘胸前,不過他知道在他張開那雙紫水晶眼睛時會把他打得很慘。
  
  他從他身上嗅到一陣女性香水的臭味,應該是他昨晚的女人留下來的,那是一個腰很細的女人。
  
  他打開他的錢包,只有幾張零鈔,不過也是吧,他家最近的情況。
  
  阿爾抽出錢包裡一張照片,握在手裡,臉上的表情讓人看不出他的想法,然後他用極輕巧的動作把手裡的照片丟入酒店的垃圾桶裡。
  
  他不希望存在的東西就不能存在。
  
  「阿爾君,能放開你這隻油膩的手嗎?」他笑著對他說。
  
  「當然了,不過是你捉著我結實的手臂先哦!」他的笑容有那麼一點讓他想吐,不過沒關係。
  
  然後,阿爾的眼鏡的右鏡片被打破。
  
  「祝你能在今天會議前能找到一副新眼鏡。」青年對他露出一個甜美的笑容以表對他的嘲諷,雖然一隻眼睛流血的阿爾應該看不到的。
  
  然後,青年的嘴唇被咬住。
  
  「唔...啊.....」情慾的聲音在唇齒間流出,結束這個熱情如火的撕咬的是一記左勾拳。
  
  「我的眼鏡可是很貴的哦,至少是你再在床上張開腿的價錢。」只剩下一隻眼能張開的他笑著說。
  
  「我可想不到我的價碼是這樣的低,阿爾君你有沒有認為自己訂價錢的目光很差嗎?」他的紫眼瞇了起來,看起想讓他的左眼也看不到東西。
  
  「哈哈是嗎?」
  
  「當然了。」
  
  然後又是一個近似撕咬的親吻。
  
  舌尖和舌尖之間銀絲,拉開,然後留在兩人的嘴角。
  
  
  為了傷害對方可以做出任何事,但又無可救藥的把目光停留在對方身上。
  
  真是白痴。
  
  兩個可憐的白痴。
  
  「阿爾君,以後可不要把人家的東西亂丟了哦。」他用打破他眼鏡的手輕撫他流血的傷口。
  
  被拾回的照片被他塞回口袋。
  
  「那麼今晚見。」
  
  「好啊。」
  
  「See Tonight」
  
  「Надеюсь, вы сможете жить, чтобы быть сегодня вечером」
  
  「Course」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