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鎮腦殘 I.M.B.

關於部落格
我腐故我在 我萌雷眾人

 

  • 419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雪戰和冷戰 米露米

「來玩吧!小伊凡!」然後一聲巨響,他的玻璃窗裂開了。原來是一個雪球...哈哈,難怪我的窗會破啦!伊凡臉上的微笑掛了一秒,就拿起放在窗邊的機關槍。

之後就是連續的槍聲,直到子彈用光,他又不想去拿時就看出窗外。沒他想像中那個大腦用來裝垃圾的混蛋的垃圾腦漿,有的只是白雪上的子彈和一台大炮...




靠!真的是一台大炮!




「嗨!伊凡!」突然從露台浮出一個笑得很欠揍的人頭,哎呀,真可惜,還是和身體連著的。伊凡笑著想。




「嗨!阿爾先生。」阿爾看著伊凡笑著的臉感到一陣惡寒。我想我應該穿多幾件衣服的。



「看今天天氣那麼好,所以找你來玩雪戰!」阿爾從窗台跳上來後就一臉輕鬆的抱著伊凡,雖然用力到可以把人的肋骨給壓碎。



「嗯!阿爾先生真的有興致,還帶著大炮來呢~」伊凡像是回敬他一樣用更大的力氣摟著他,呃...好像聽到什麼碎掉的聲音了。



「哈!哈!哈!那才不是大炮呢!是用來玩雪戰的雪炮啦!」結果他們都還不願意放手,好像真的要像那些狗血言情小說一樣,「用力得像把我和你揉在一起」的甜蜜。




你是要和機械人打雪戰嗎?靠。





伊凡突然想到如果這時候有人看到這情況會不會誤會呢?雖然他是這樣想,可是還是用力的抱著他,因為他打算把他肺裡的空氣都壓出來。





阿爾突然想到如果這時候有人看到這情況會不會誤會呢?雖然他是這樣想,可是還是用力的抱著他,因為他還想用藏在左手的迷你手槍射殺他。









「嗚啊!」伊凡聽到好像很貴的東西扔在地下的聲音,糟糕,是王耀。



「哎呀呀,伊凡為什麼不在呢!哈哈,我什麼都沒看見。」是王耀那個大嘴巴!那亞瑟一定會知道今天他沒搞定文件就跑來這裡了!fuck!




伊凡看著地上碎成一塊塊的茶具,他可以想像到明天王耀寄來的帳單的可觀性。













他們沒有人想要放開手,因為他們知道放手後一定會被對方嘲笑至死。
但也沒人想要進一步的行動,因為他們知道他們一定沒法停止。








伊凡靠著阿爾,然後淡金色的頭髮輕輕的搔癢阿爾的臉,這在狗血言情裡也是十分浪漫的場景,不過如果對方是一個長腿的美女我會比較高興。






結果,雪戰沒打成,可這兩個笨蛋就在窗戶被打破的莫斯科房子裡抱了一個下午。


直到娜塔聽八卦時從台客小姐從他無口弟弟從他腐宅西瓜頭哥哥從他河蟹你全家的大哥口中聽到她的哥在和男人搞三搞四(搞基的那個搞---無口弟弟語)時,


他們才「依依不捨」(其實是已經冷到機乎進入屍僵狀態)刀光中分開。






結果,冷戰也打不成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